幸运赛车遗漏小伙离开媒体给大学生拍创意毕业照火了月入20万大学

2015-04-08 来源:未知

  五月,又是一年毕业季来临,各种创意毕业照开始刷爆网络。最近,网络一系列的“合肥最美毕业照”引起网友们纷纷点赞转发,复古民国风、青春校园风、汉服系、花样创意航拍……同学们拥有了一份不一样的青春记忆。这一张张美照都是出自小伙陈登余的团队之手,一个月销售额高达20万元。然而,看似可观的利润背后,却隐藏着创业者们一把把辛酸泪。

  今年30岁的陈登余,老家在重庆,毕业于淮北师范大学新闻学专业,从高中就梦想做一名记者。毕业后,他在合肥一家网站做记者,这一干就是5年多。尽管工资从最开始的两千多涨到四千多,高房价和家庭生活的压力下,他早已有了离开的打算,而且媒体环境也不尽人意。图为陈登余在给大学生拍照。

  促使他下定决定创业,是在一次采访后。2016年4月,陈登余采访了中科大三位“90后”学生,创业拍创意毕业照月入10万的故事。那次之后,他颇受感触,反思人生。“我不想一辈子打工,至于新闻梦想,我坚持过就好。”图为陈登余和团队摄影师在给同学拍照。

  说干就干。2017年年初,陈登余辞职,找来两位玩摄影的朋友,合伙创立了摄影工作室。“虽说是工作室,但当时连一个办公场地都没有。”陈登余说,我们每人拿出了5000元作为启动资金,用于购买服装,几百套服装就堆在他两室一厅的合租房里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就在这间合租房里,陈登余和他的小伙伴开启了创业的第一个项目——拍创意毕业照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万事开头难,服装到位,样册印好,但没有高校资源,客户从何而来?这是一个大难题。陈登余记得,第一批班长的联系方式,是从他老婆的高中同学那里获取的。当拿到号码的那一刻,陈登余喜出望外,因为有将近15个班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“我当时认为,凭借我们的技术经验和相册品质,至少拿下10个班没问题。”陈登余无奈地回忆道,跑了一个月,最后只签下了3个班,人数加在一起不到100人。这样的客户量,让他们心急如焚,却又无可奈何。拿下三个班的时候,已经是4月低,期间还各种受挫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“很多班长根本不理我们,要么就是问一下价格就没了下文,要么就是说不在学校,等回学校后再联系,当再联系的时候,对方却说不好意思,他们已经定过别家了。”陈登余说,谈客户的那些日子,让他几乎每天彻夜难眠,内心备受煎熬。图为陈登余团队摄影师在给毕业生拍创意毕业照。

 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个仅200人的客户来了。这是一个尚未签单的班长推荐的。陈登余清楚地记得,那是一个傍晚。他和伙伴小璐在安徽大学刚见完客户,准备离开。对方一个电话过来,希望约个时间看产品和服装。原本疲惫的他们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,当即跑到客户寝室楼下。借助微弱的灯光,给四个班长和几个同学见了面。图为合肥一大学通信专业毕业生的毕业照。

  次日,四个班同时签约。200多人的客户量,让他们一下子吃了一颗定心丸。因为是第一年做,陈登余和两位合伙人早就达成共识,第一年不在乎挣多少钱,而要做口碑,做服务,客户量能做到1000人就算成功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“我们的目标是做到合肥最好的毕业摄影工作室。”陈登余说,现在看来,这个最好无法定论,可能他们觉得自己最好,但客户并不一定买账。因为进入这个市场才发现,太乱,价格战打的太厉害,低端产品搅和市场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“我记得谈过一个系,我们报价119元一人,对方最后选择了一家70元一人的工作室。”陈登余说,这样的市场竞争,让他很头疼。“我们不想走低端,毕业就一次,我们只想做最好的产品和服务,至少让同学们毕业几年后再回过来看他们的毕业照,花这个钱是值得的。”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5月开始,毕业季进入高峰期。各大工作室都开始纷纷抢单、开拍。300多人的客户量,距离他们的目标还相差甚远。由于对班长资源的极度匮乏,三位媒体出身的合伙人在线下谈客户的同时,也借助网络力量推广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2017年4月18日,庐州影像工作室在网上建立话题“合肥最美毕业照”,用样片发布了第一条消息。接下来,他们每拍摄一个班级,就会挑选一些照片在网上分享。短时间内,“合肥最美毕业照”线多万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数据背后,是不可思议的收获。几乎每天,都有毕业班的客户私信咨询。“第一单是磨店的一个学校,一下签了180多人。”陈登余回忆道,通过新媒体推广,合肥几乎所有高校都接了单,甚至还有省外的学校主动找到我们。“还有工作室找到我们提供毕业摄影服务,包括省外的工作室。”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“后来我们算了一下,整个毕业季到6月结束,客户量达到3000人,销售额约37万元,除掉相册成本和摄影师费用,两个月利润近20万元。”两个多月里,工作室服务了近60个班级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客户量的暴增,也意味着他们要付出更大的劳动。背后的心酸,只有他们能体会到。从4月底到7月,陈登余和小伙伴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,见客户、拍摄、服装整理、版面协调和送相册,一系列的事情应接不暇。图为陈登余团队摄影师在给毕业生拍创意毕业照。

  让他们最痛苦的就是整理服装。合伙人李冠玉说,每天拍摄都要到傍晚结束,收完服装后,还要回去整理第二天所用的服装。“这个工程量非常大,一个班几百套服装要花几个小时整理,曾有两个晚上都没睡觉,服装整理好送给学生后,就开始拍摄。”李冠玉说,好几次都想“罢工”,但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  陈登余说,辞职创业那几个月,幸运赛车遗漏他一直瞒着父母和丈母娘。直到现在,尽管收入比上班好,但他的妈妈看着陈登余每天辛苦的工作,还是会唠叨说“不如去上班算了”。图为陈登余团队创意毕业照。

在线客服

关闭